公交车上掀开姐姐的裙子挺进去 去老师家摸老师的股屁小说

时间:2016-04-18 18:26:14        来源:

  我对李姐的生活也有了兴趣,我上去看李姐跟曾总的聊天记录,总的来说,那些聊天的语言已经让我大为吃惊了,这比我看过的任何色情小说描写的还要精彩,这可是活生生的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啊,还是两个人的裸聊。

  我回转过头来,李姐还是一身赤裸地站在我身后。一丝不挂。我摸了一下李姐的身体,李姐把乳房向上挺了一下,让我含在嘴里,我咬了一口,李姐笑了。QQ的头像又开始一闪一闪,我点开了看。浪子(曾总):为什么突然关了视频?我还没有达到高潮呢?我转过身去问李姐:“怎么回答?”“我说你写,就说我现在累了想休息,不聊了。”李姐说。

  我按照李姐的意思把她说的那些话都打上去。我打字的速度比起李姐还要快,李姐平时用的都是拼音打法,我用的是五笔。字打过去之后,我发现曾总那边打字的速度并不快,曾总大概也是用拼音的那种,我知道很多人上网打字都是用拼音,用熟了其实打起来也蛮快。只是曾总可能平常有机会打字也很少,所以还没练一手快手打字。浪子:你是不是身边还有别人?你这个骚B是不是背着我在偷人?

  我大吃一惊,不会吧,曾总已经知道了?我转过身来看着李姐,说句实话还有点害怕,我问自己我到底怕什么,曾总现在已经不是我的老板了,他现在人都可能不在广州了,而且以我无耻的为人,这对我来说算什么啊,我和李姐这也是你情我愿的事儿,没有强迫,不存在强奸的问题,如果要说吃亏还是我吃了大亏啊,我一个二十二岁的青年,把自己的初夜给了李姐,李姐有时候虽然也会带我出去吃吃饭,买点小东西,衣服之类,可是我还从来没有接受过李姐的钱。

  所以如果说什么鸭啊之类的话,我肯定是不乐意接受的,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。李姐把键盘拿过来自己去回:不要这么说,我是很累了,要休息。浪子:我不信,我刚才明明看到你刚才回答一个人的话,嘴还动了一下,你不要骗老子,你敢偷人小心老子回来杀了你。伤心天使(李姐):我就是偷人了怎么啦?浪子:你有本事把视频给我接了,我要看看你这对奸夫淫妇的嘴脸,老子回来要杀了你们。伤心天使:你真要看吗?好吧,我要让你看看你老婆在你的床上跟别人干,如何达到性高潮的,让你看爽了。

  李姐回了这句话以后,就把视频接上去,我可以从镜头那里看到曾总生气的脸,我的身影可以从视频里看到,我把脸调过去,这样那边的曾总可能只看到一个人影,他没法看清楚我到底是谁,其实就算他以后问起李姐可能李姐也不会跟他说吧。我只是有些奇怪,我没想到一个女人可以这么武断地做事,李姐完全可以更加委婉的方式来拒绝接视频啊。

  如此真实知道屋子里的确有一个男人时,那边曾总气的象要发疯一样,我明白曾总的心情,他也是在外面混的人,也搞过不知道多少女人,可是现在却有一个人在他的房间里,睡在他的床上一个男人,曾总生气的脸变了形。浪子:你这个王八蛋,你敢这样对我,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。

  伤心天使:那我等着,我看你怎么收拾我。然后李姐视频关了,一会儿李姐的电话也响了,李姐想把手机关了,把家里的电话线也给拔了。后来我说还是别关,保持正常状态吧。我有些不放心,我说:“李姐,曾总知道了,会不会有麻烦啊?”“放心,没事,现在他不在广州,就算要回来,也是明天下午才能回来,况且他还不敢回来,他现在出去在躲事儿。”“那他回来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你,我不忍心啊。”“没事,他还不敢把我怎么样,在这个家里还是我说了算,当初要不是我爸爸,他也没机会开公司,他算个狗屁,一个外省的穷小子,还能把我怎么样?”